《权力的游戏》:有一种末日感让人甘愿执迷

“我们看所有剧的初衷都是因为我们无聊,而我们喜欢任何剧的理由,或许都代表了一种想要逃离现实的渴望。”超级大IP《权力的游戏》在播出的七年间热度不减,不断有大批观众涌入乔治·R.R.马丁构造的想象力帝国中,为什么这些由中世纪虚拟人物勾勒出的权力、人性、欲望交织,总能挑起我们如此大的执迷?

第七季播出过半,原以为四面受敌的瑟曦大势已去,谁知一集的时间她不仅在海战和陆战中转危为安,还扎实地给自信的龙母一记“耳光”,“颠覆”或许是这部剧最大的魅力。这种“难以预测性”最大的体现,就是让观众永远不知道是谁,会在什么节点、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。就像第一季开始奈德的惨死,“血色婚礼”上突如其来的大屠杀,这部剧颠覆了以往美剧“主角总不会死”的原则。不得不说马丁是一位“残忍”的作家,一般小说家都会极其爱惜自己笔下创作的角色。很少有作家费尽心力塑造了一个角色后再毫不犹豫地把他(她)杀死,而马丁总在观众对角色的爱越来越饱满时,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痛快地了结他们的生命,令人猝不及防、极度惊异。这样的手法托尔斯泰在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里运用了一次,已经让这部作品不朽,而马丁却毫不吝啬地一用再用。

这种“颠覆”再加上“极端”的呈现方式,让情节变得极为“诱人”。无论是欲望,还是人性的丑陋,抑或是人类阴暗面的深度,《权力的游戏》都在观众所能承受的人性拉扯极限上,再推一步,做到最极致。小剥皮那种极端折磨人的变态的残忍,乔佛里小国王那般疯狂的嗜血,这种极致让人害怕又难忘。

而这类走极端的风格,也恰巧与人们对反乌托邦的迷恋不谋而合,近年来大热的《行尸走肉》和《黑镜》都是类似套路。环境污染、政治腐败、人性丑陋等现实生活中不能直面抨击的内容影射于此剧,让人有种参与某项重大事件的快感。期待、恐惧、绝望、焦虑的调调又牢牢地钩住了好奇心,就像标志性台词“凛冬将至”一样,《权力的游戏》一直用一种极具悬疑色彩末日感让人甘愿执迷。

该内容由网友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内容仅供参考,不妥之处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0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