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小虫:爱情诗篇是在向我们昭示一种美满的生活

吴小虫,1984年生于山西。中国作协会员、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。获《都市》年度诗人奖、河南首届大观文学奖等。出版诗集两部。

“织女牵牛送夕阳,临看不觉鹊桥长。”这个“七夕”,四川作家感受到了甜蜜和幸福,先是作家马平、罗伟章斩获2021年度人民文学奖,8月4日晚,七夕之夜,来自成都的青年诗人吴小虫以组诗《爱情或神》摘得第三届“爱在丽江·中国七夕情诗会”年度大奖和10万元人民币奖金。

评委会一致认为,吴小虫的诗《爱情和神》在身体感知和审美体验的基础上融入了更多现代性观念,有着信仰的力量与启悟的刻度,在让爱情通向修辞创造的同时,获得了思想的延伸。这种诗歌写作新变,既是当代人爱情观的诗意回响,也是诗歌对接爱情方法论的具体实践。

是怎样的格调、情怀和美学风范,激发了诗人创作精神向度的新变呢?著名诗人叶延滨给出了公允的评价,“相比于很多诗歌写作者,小虫的诗歌写作有较厚的修养,基本功好。一开始就认认真真地去写,写自身写周遭写日常,进而去观照人生、生命,历史和文化的形态等方面。语言的浓淡、句子的简洁和繁复,思想的激烈和平和、技艺的日趋完善,正可以看出他的诗歌发展轨迹。”

吴小虫的创作成长之路上,有五年独对大量典籍文物的生活积累,这是他诗歌写作的重要转折点。10年前,他离开山西老家,选择在重庆一家寺庙的文物部门整理来自田野的古代碑刻。回忆那段时光,他对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说:“那时我读了大量的书,并写了一些现在看来非常满意的一些诗作,比如长诗《本心录》,反馈比较广泛的《夜抄维摩诘经》等。如果说有影响,那就是改变了你单一的认知,并在另外的一种维度上停驻。”

正是在这里,他的写作有了新的质地。

站在古城丽江的领奖台上,吴小虫感慨地说:“如果写作是本能和热爱,那么发表和获奖就是一种额外的馈赠。我把这次嘉奖视为对我的写作的肯定和激励,我会再接再厉。”

在吴小虫看来,爱情一直是人类得以存续的动力和诗歌写作的母题。无论是《诗经》里的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跳淑女,君子好逑”,还是西方莎士比亚的爱情十四行诗,以及历代杰出的爱情诗篇,他们都在向我们昭示一种美满的生活,一种灵魂和灵魂的美好相遇。

“我以为,爱情也不仅仅是男女之间下,爱情也可以是亲情的、友情的、道义的。就是说,一个诗人孜孜矻矻多年的练习和探索,无非是为了抵达一种包含了爱情、亲情、友情、道义的自由,即追寻伟大的‘人类之爱’。”吴小虫说。

来源: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| 只恒文

本内容皆由网友贡献,我们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若有异议,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。

0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